倦怠,忘記了我覺得不是個好理由
比較像藉口

今天聽老師一席話,靜心稍微思考一下,
覺得其實自己是失職的
同學們有些還願意趕作品,我覺得很感動

許多人因為時間太倉促決定放棄這個權益
我想有一半是我的錯
承辦人很散,我很疲勞
但這卻是早就知道早就該提醒的事情

不過我現在甚至無力責怪自己
身為職員,雖然只是工讀生
還是應該站在公司立場做事與說話、擋事情
身為辦理職訓班的其中一員,不管怎樣還是應該多些心力放在就輔上
身為工讀生,承辦人的是不是我能插手的
身為助教,只想盡力幫同學解決問題

催促作品與專題v.s.拿到需要的制式文件與簽收
必須承認我選擇了後者,因為人是活的,規定是死的
但也必須承認我的失職

剩下能做到的只有盡力解決同學的問題,然而我已無力
只能憑藉著同學之間的互助彌補
頭很痛、思緒很不清晰
這個問題可能我以前解決過,但是現在的我無法解決
換我向同學求救,就請之前曾經出現過類似問題的同學輔助解決一下,
很對不起,但是更加感謝
大家沒有因為這樣就說助教都挖其他同學來幫忙,
自己都沒幫忙解決

老師說這班很多問題,我卻覺得還好
可能我不懂老師的經歷,也可能因為如果換我坐在台下,我也是很有問題的一員
我想老師是在工作,而我卻把大家當朋友

即使理性上了解,不可能全班都是朋友
但我還是無法做出這個分野。
也許我不是在工作,而是在跟人相處,
也因此才會失職,
或許換個說法,這是我這樣的選擇。

我還是討厭跟人相處,只是現在我明白,其實我很喜歡人群,
只是容易期待大家都是好人,太多失望、太多疲憊,所以封閉自己。

就算這樣...還是想把大家都當好人看待。
「必然的衝突,嗎?還是把大家都當好人會過得比較快樂!」
學員與學員,學員與老師,我與承辦人,或者一堆簇繁不及備載的
我想只是立場角度不同,而中間有沒有緩衝?
或者只是隔空?或者是另外發洩掉不滿?
套句老師說的,能不能化一點點干戈為一點點玉帛,
稍微合作一下

話中有話?卻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話,
就某些方面而言或許真的就像我說的,可以就把這個當成空泛的自我安慰.......
我只是突然對有些事有感而發,而且不是只有我個人

真的不是只有我個人
在自己的部落格,甚至沒有必要用「Orz」作為緩衝

世界很小,真的很小,
很多難過、討厭的事情、負面的事情,一定會重複遇到,
但是會愈來愈能承受--只要了解自己當初是做了怎樣的選擇。


即使是失職的,至少,要了解自己的選擇、對得起自己。
創作者介紹

找自己

走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