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朋友出去聊天,
說是我沒被逼過吧,不過也要逼得了
那時的最近最近醒了的一句話,「開心最重要」
轉眼又過了一個月
還是要提醒自己這句讓自己醒了的一句話

表示,其實還是沒有很開心,
也不太確定什麼事情讓我開心...

一個月前的疑惑不滿卻是至今仍在
"為什麼"裡總是帶著責任,是重得喘不過氣,我是嫉妒我妹的,
又一邊護著,
那是兩方面矛盾的情感交錯著,夾雜,也許保護的其實是自己心中的夢,
怎麼到了我妹時教養方式變了?
那我以前又算什麼?
然而在教養方式改變之前的我卻是一直護著,
也許我其實該高興?
不必再保護。

只是在我前後接受的兩種教養之下,
從前的殘留反而成了現在的矛盾與枷鎖,
在交錯的變動中認識自己、了解自己,
終於看見了為何在某些地方總是不給我壓力,
理解了在上海時媽媽的話,
當我想著賺錢的時候,
只要是能賺錢的方法,無論好壞我都去做──是的那些網路垃圾
然而我的價值觀讓我迷惑了,
搖擺了不開心了,
原來如果不是這樣的教養,
可能我會成為不擇手段的人。

至於我妹,
想開心就開心是好的,
但對於說當然要讓我累他才不會那麼累、
任意妄為東西亂丟整了又亂的,
我想我再也不會幫忙整理了,
叫他每次用完要物歸原位都講不聽。就跟讓我反覆整理發火,
決定在自己砸了之前回收掉的舊電腦一樣,
不管了、不要了、清掉吧。
留下那些讓我感到溫暖的東西,
也許有一天我也會從它們那裏畢業吧。
而之前幫忙整理的原因又是?也許只是因為自己也有東西在那,
我們家的東西幾次混雜,
大家的東西都攪和在一起。
也或許是自己不知道該丟些什麼,就先叫別人丟一丟的本末倒置逃避。
不知道...漫畫不是想就有人買的,
技術的書總是沒有看完,看來以後都應該從圖書館借書,
電子閱讀器真的必須買一個,買沒有光的那種。
iPad 根本不適合看書。

牆上大大貼了兩個字「不、等」
不等人,不等事情,有些難,
但等待令人沮喪,
我卻不能期待他人的幫忙,
有期待的結果,任命幫忙做些事情,
結果其實是沒有期望的回報,
卻對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對自己的心置若罔聞,
那麼真的不值得。

我不懂,大家都說要互助,
為何我在最近的家人身上卻感受不到體貼。
對於「家」,我很疲倦。
所以才只想趕快把我能清掉能丟掉的東西都處理掉。一走了之。
創作者介紹

找自己

走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