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九把刀演講時曾說過:最會限制作家發展的就是他的讀者。
雖然我完全沒看過他的書,只聽過他一次演講,某些方面我相當欣賞他這個人!

我沒什麼去推這陣子似乎依然沒有平息的伴侶法案。
贊成的有,反對的也有。

或許重點是:不適合強行修法通過吧!
這法案沒辦法去做部分修改是很糟的一件事,這讓我們落入全有跟全無的窠臼之中。反對者不能部分反對,贊成者不能部分贊成。

最終選擇不表態的同時卻也是另外一種表態,
然而不完全的表態最終成為被曲解的表態。

我很感謝一位朋友告訴我她朋友拿反對連署書給她簽的這件事。
因為裡面的幾項訴求,
裡面只有一條她反對,
但問及是否能只反對那一條時,
答覆卻是否定的。
於是她沒有簽下去。

有人問,
為什麼不在自己的圈子裡好好活下去就好呢?
友人問:是否曾經試著去找一樣的人讓自己有歸屬感?
圈子裡友人答:就算那樣,我們仍然沒有歸屬感!

我有些訝異,但確實被說中。
就算找一群人取暖,還是不會有歸屬的。

她被說不管到哪都很能融入那圈子,
然而事實上她心裡也羨慕能有小圈圈的人。
原來這另外一面,才是真實。

坦白說,
我們真的在意的人是誰?
希望被誰理解?
近在身邊的人才最重要。
自己在意的人才最重要。

我從不認同、閃避話題、閉口不提、
逐漸能跟朋友聊話題、
開始會在話題裡跟朋友發表意見但面對不熟悉的人仍然沈默、
到願意發表意見,
歷經了有十年的時間。

回頭一算,
才知道已經過了這麼久。
真正在意的眼光,
總是來自自己最親近的人,
如果連最親的家人與好友都說不出口,
最孤單的時候,
總是只能獨自承受。

我們用愛圍成的,有時卻是枷鎖。
或許有時閉嘴不要發表評論,
靜靜把話聽完時,
訝異的發現眼前的人竟然有這不曾知道的一面,
有時突然像是自己不認識的人,
再平靜一陣,
其實他還是自己認識許久的那個人,未曾改變。

有些話語,背後的動機要想清楚。
因為,那是信任、甚至信賴。
所以,要聽完!






創作者介紹

找自己

走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